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果敢万象

劫后老街

时间:2015-3-19 17:34:51  作者:果果  来源:大发万人牛牛  查看:2937  评论:30
内容摘要:3.18日中午,阳光灿烂,果果回到了离开了一个多月的老街,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又恍若隔世。走在双凤塔这条路上,曾经那么熙熙攘攘,人声鼎沸,现在有着让人极不习惯的空旷,如果不是街上几条流浪狗无精打采的游走,我都会怀疑这个场景如同走进了恶梦,阳光比一个月前炙热的多,烤的焦虑不安,偶遇行...

网站不干预政治,但是尊重来稿。只供参考!

 

 

 

3.18日中午,阳光灿烂,果果回到了离开了一个多月的老街,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又恍若隔世。

走在双凤塔这条路上,曾经那么熙熙攘攘,人声鼎沸,现在有着让人极不习惯的空旷,如果不是街上几条流浪狗无精打采的游走,我都会怀疑这个场景如同走进了恶梦,阳光比一个月前炙热的多,烤的焦虑不安,偶遇行人,彼此对视一眼,也是极力用冷漠掩饰住心底的恐惧,战争让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与友善已经荡然无存。

阳光特别大,靠着某通讯店的门前阴凉处,站了一会。从“2.9”至今,经常性的大脑容易走神,想不起安排好的步骤的其中一个环节,风很大,夹杂着动植物腐败的气息,我身后的通讯店的招牌在风中如同钟摆一样的摇晃,我只能把这归做是战争综合症的症状之一。

从果敢宾馆走到老潘珠宝店门口,阳光下走的极不耐烦又无可奈何,原来这里那么的漂亮,战前的时候,市政规划把中间的这一排房子拆掉,拓宽了马路,行道树、隔离栏的草皮绿化都做的景观非常好,现在由于战事而疏于管护,也都枯死了,一切都那么衰败的景象。

转弯处遇到了公交车,恰巧这个公交车的司机和我也比较熟悉,车主周师傅是湖南人,四十多岁,精悍能干的模样。

周师傅笑问我怎么回来了呀,我说,我应该问你怎么还在这里呢,就不害怕吗?周老板告诉我说是都习惯了。

是的,什么都容易变成习惯,习惯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东西,对于果果和其他难民来说,与其说是习惯不如用麻木更妥帖一些。

上了周师傅的车,我要从老街到东城去,一路看过来,几乎所有的店铺卷帘门都有被撬开的痕迹,尤其是手机店铺几乎无一幸免。

我问周师傅,现在回来的人多吗?

周师傅回答我说,也有不少人回来,主要是对自己的家不放心,在难民营的人听说老街到处烧杀抢掠。

在车上向两侧看过去,路上的游戏机房的卷帘门也都是被打开着,有的游戏机也被拖了出来,小饭店门口的垃圾堆里也有猫狗在翻找食物。

路上还是有人招手上车的,只是票价由原来的人民币三块涨到了伍块,周师傅说,这也是没有办法,坐车的人还是因为少嘛,我说,也好,总不至于步行,而且从心里还是有些恐惧的。途中上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,衣着还算整洁,她问周师傅最近是不是跑车特别挣钱,都不要命了,周师傅笑着也没有说啥。

我问这个姐姐是一直没有离开老街还是最近回来的,她说是从麦地河刚回来,那里毕竟是暂时的住处,荒郊野外的住着总是不得劲儿。娃儿在那里也是害怕,回来看看,不管怎么说也是“穷家值万贯”。

我接着问他家里没有被抢吧,她回答我说,家里的确是被翻动的乱七八糟,她们家沿街,家用电器什么的都是安好,盗贼也是想翻出来容易带走的金银细软,她们家逃难那天现金和值钱的小物件都带走了,只有两个充电器接口坏了的手机被从茶几上拿走了,还好,基本上算是没有什么损失,也算是万幸。

周师傅说,打仗到现在他的确一直没有走,考虑到接转的这个公交车和营运证还是在老乡手里借的钱才买下的,所以一直坚持等着有点人回来就继续跑车,他是看到的,街上没有走的除了家里有养的家禽家畜比较多,走不了的,还有就是一些准备趁火打劫的惯犯,还有些就是“4号客”趁机偷点东西换毒资。这些游戏机房,饭店,通讯店他们白天都明目张胆的撬开,政府军也在维护治安、打击偷窃的这些人,我们平时在街上即使看到也是无可奈何,这个时候哪个人敢去仗义啊。

我问他这样跑车,“老缅兵”没有为难你吧。

他说这倒是真没有,偶尔看到车上坐的年轻些的,有点嫌疑的,也会招手盘问一下,这个时候毕竟是打仗,我也能理解的,我也是按照现在军管阶段的宵禁时间来做生意,问题不大。

果果自己也看到了东城福利来集团斜对面有两家商店营业,就在这里下车去买点生活用品,老板娘五十多岁,店门口有些人在围观打牌,我买了牙膏和卷纸,价格和战前一样,这家店也并没有因为打仗而哄抬物价,问老板娘店铺有没有受损,老板回答说没有,一切还是正常,小偷小摸的家伙还是害怕有守着家和店铺的人,如果家里没有人看守着就说不准了。

从这个商店的路口看过去,一个“果敢美食小吃店”的红色灯箱倒在路边,另一侧的路边停着的轿车好几辆上面满是灰尘和枯叶,看着像是战前就停放在那里一直没有移动过,转盘道边旅馆隔壁的“XX通讯”卷帘门空隙挺大似乎也是撬过的样子。

路上有用筐子,汽油桶,条桌横在中间的路障,应该是防止夜里行驶的机动车横冲直撞。

果果在路口遇到了湖南籍的一个养殖户,刚刚从老街卖鱼回来,便向他了解一下他的鱼塘的情况。

这个老板承包了五十亩鱼塘,现在也只有他和另一个合伙人在这里守着,他表示,首先鱼要喂的,里面的鱼特别多,本来也就是打算春节前后上市销售的,没有想到赶上这么个状况,不管又不行,投入那么多也不能打水漂啊,罗非鱼也到了产卵的季节,这个时候容易水体缺氧,还要定时的抛食来喂。

基本上来说,损失还是挺大的,鱼塘投入了几十万人民币,战前每天卖鱼的收入也有几千块人民币,现在每天也只能抓几十斤鱼去市场卖,老街现在没有多少人,所以销路就成了问题。市场上罗非鱼的销售价也在8块到10块每市斤,鱼抓的多了就去南伞卖,口岸还是可以正常进出的,鱼抓的少了就只能在大发万人牛牛农贸市场卖卖,目前市场上新鲜猪肉、鸡蛋等还是有出售的,只是卖新鲜蔬菜的比较少,市场上明显不多见。

问他有没有“老缅兵”买鱼,他表示也有,就是正常的买卖。实际上果敢的气氛也只有在晚上听到枪炮声响比较紧张,白天一切还是非常平静的。

他说,鱼塘旁边的甘蔗也是一直没有人过来收割,真是作孽,现在真不知道会打仗到什么时候,老百姓怎么办啊,总要回来过日子,难民营也不是长久之计,现在气温回升的那么快,蚊虫肆虐,如果饮用水再不洁净,生病也就麻烦了,虽说有各种志愿者的帮忙,肯定也是缺医少药的,还是希望赶紧战事结束,让老百姓回家来好好过日子,可别折腾了。

他表示这场仗打的让他自己都没有信心,时局动荡,哪个想来做生意嘛,赚钱也得赚的安生才行。

遇到一个在果敢务工的瓦城人,雇主去中国避难,该工人帮助喂养雇主家养的几头猪,问他为什么不离开,有没有见过交火的双方,他说,政府军过来搜查过,只是问清情况也就离开了,他也没有目睹过伤人。反正还是守在一个地方不要到处闲逛,非常时期也只有自己多注意安全。

以上这些都是果果本人回老街后所见的真实情况,综合看来,百姓是可以回来,白天尽量减少外出,遇到盘查不要惊慌,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情况也不会被为难,毕竟日子还是要继续下去,回家才是首要选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分享到

Copyright © 2015 版权所有:大发万人牛牛    QQ客服: 421217204    2102293  站务:kokangne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