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果敢万象

果敢罂粟种植血泪史

时间:2015-5-16 23:22:55  作者:果敢教师  来源:大发万人牛牛  查看:339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果敢罂粟种植历史已久,大发万人牛牛给博友详细介绍一下,从起源兴盛到禁毒的历史,先来说一下罂粟是什么。罂粟,又称芙蓉,原产欧洲,是一种跨年生草本植物。全株无毛,叶为长椭圆形或长卵形;基部抱茎,边缘有缺刻,可作菜肴。春季开大型花,单生枝顶,花瓣4片,有红、白、紫3色,具观赏价值。其蒴果,呈球...

    果敢罂粟种植历史已久,大发万人牛牛给博友详细介绍一下,从起源兴盛到禁毒的历史,先来说一下罂粟是什么。

 果敢罂粟种植血泪史

    罂粟,又称芙蓉,原产欧洲,是一种跨年生草本植物。全株无毛,叶为长椭圆形或长卵形;基部抱茎,边缘有缺刻,可作菜肴。春季开大型花,单生枝顶,花瓣4片,有红、白、紫3色,具观赏价值。其蒴果,呈球形或椭圆形。种子细而多,含油50%,可榨油食用。果壳,可入药,有收敛止痛的功能。其果浆,乳白色,经开割、流出、风干、收取等环节,即成黑褐色的鸦片;又称“芙蓉膏”、“土药”、“洋烟”、“烟土”、“大烟”等;内含吗啡及罂粟碱等其他生物碱,有镇痛、镇咳、止泻等药用功效。但常用会成瘾,致人于残废;滥用,则会致人于死亡;因此,鸦片又是原生毒品之一。

果敢罂粟种植血泪史

     随着历史的发展,鸦片逐渐变成了一种特殊商品。商人为了压缩鸦片的体积、降低其重量,减少运输成本、扩大销售半径,以赚取更大的利润;故以鸦片为原料,提炼成次精制毒品“黄砒”。继之,又以黄砒为原料,提炼吗啡含量极高的精制毒品“海洛因”;因其成品为白色粉末,俗称“白粉”,又称4号。

     由于罂粟产业化种植、鸦片的贩运吸食,特别是精制毒品的非法加工、走私贩卖及吸食注射,给近现代乃至当代人类社会,带来了一系列的无穷灾难。因此,罂粟这棵艳丽的小草,经过一个多世纪的人为操控,最终变成了当今世界在禁主要毒源之一。

    果敢地在回归线一侧的边缘热带,地理上有罂粟鸦片生产的自然条件。同时,又因地处边陲、归属变迁、社会动乱等特殊历史地缘,曾一度成为东南亚泛金三角鸦片主产地之一,“麻栗坝烟”曾名噪四邻。但究其历史由来,罂粟与鸦片,并非果敢的土特产,实际上是历史上西方列强,殖民掠夺的产物。

    明代万历28年即1600年,英国即以“东印度公司”的名义,侵占印度东南沿海,开始建立殖民据点,诱使印度农民种植罂粟,开始着手垄断鸦片贸易。此后,罂粟与鸦片,随着英国殖民势力扩张,开始在南亚、东南亚及东亚,逐渐蔓延开来。地处滇缅边陲的果敢地方,无疑在劫难逃,逐渐沦为罂粟种植区和鸦片出产地,并因此左右过近现代果敢地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。

     英国东印度公司,首次将鸦片带到中国,时在清康熙43年(1704)。起运地是印度东南沿海马德拉斯港,所用轮船名叫“斯特列塞姆(Stretha111)号”。此后,英国输往中国的鸦片,逐渐增长,直至泛滥成灾。已知至雍正7年(1729),每年为200箱;至乾隆38年(1773),每年为1000箱;至嘉庆(17961820)年间,每年为4000箱;至道光初年(1821),每年为8000箱。同时,罂粟种植已从印度蔓延至越南、缅北、滇西、滇南,乃至陕甘。

  果敢罂粟种植血泪史

尽管在19世纪20年代,罂粟鸦片在缅北滇西包括果敢,已经开始种植产出,但仍处于不合法状态,国家或地方当局不时仍有查禁限制之举,发展规模依然有限。清同治13年即1874年,面对禁而不止的罂粟种植及鸦片贸易风潮,云南巡抚岑毓英提出“寓禁于征、抽收土药厘捐、增补国库财源、以供兵饷”的奏折,得到朝廷允准,客观上等于宣布罂粟种植及鸦片贸易合法化。

1897年,果敢正式被划归英属印缅殖民地,罂粟种植及鸦片贸易,受到英国殖民当局的鼓励和保护,畅行无阻半个世纪。

1948年,缅甸独立后,就果敢及所在掸邦地区而言,曾先后有国民党流亡武装、反政府的地方民族武装、缅共武装、联邦政府军及其地方嘎戈也武装等多种军事力量,在此游弋乃至分别割据,这种复杂的民族、历史、政治、军事等因素,使罂粟种植及鸦片贸易,不仅没有减少,反而不断扩大,风行又是半个世纪。

1989年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及第一特区政府成立,在辖区内,正式把禁种禁毒提上议事日程,历经13年的曲折坎坷,最终于2002年底,禁绝了罂粟种植,历史性地解除了罂粟鸦片的百年枷锁。

果敢历史上罂粟种植,多集中在北部、西北部、东南部海拔16002500米的温凉山区,比如红岩、慕泰、崇岗、杏塘、大水塘、南郭、冷山、九头山、楂子树、光山道水、大明山、红豆林、大芦箐山、东山头等。海拔千米及其以下的沿江沿河热谷及老街地区,乃至冷热交界的滚掌等中海拔地区,虽然也可以种植,但烟浆鸦片产出很少,甚至无收,因此,这些地方,历来不种或很少种罂粟。但从社会农作角度考察,无论住在山区或热坝,多数农家历史上差不多都种过罂粟。

因此,罂粟种植,曾长期成为果敢农作的要项,主要的经济作物;鸦片产出,曾长期成为果敢农业收入的大头;鸦片交易,曾长期成为果敢商贸的大宗;诚然,烟课随之长期成为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税源。

     果敢历史上所种罂粟面积及产出,已经缺少系统专题史料可考。据有关史料载:至1965年,果敢罂粟播种面积为2万英亩即12万亩左右,产出为3.2万拽即4.8万公斤。按当时户籍858144945人计,户均种植约14亩,户均产烟约3.7拽即5.6公斤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果敢历史上所种罂粟,一旦挂果饱满,当天开划,次日收浆,抟集成坨,外加其叶敷裹,无须其他加工,即成鸦片商品,习称生烟。

19世纪20年代罂粟种植开始,至20世纪40年代,120多年间,果敢所产的“麻栗坝烟”,绝大多数是经镇康~永德~保山~下关~昆明这条古驿道,输入中国。

1917年,云南军阀唐继尧,为应付中英会勘,曾在全省禁种罂粟。结果,老烟逐渐用空,而需求量并未减少,边地如王子树、卡瓦山以及滇缅交界的麻栗坝等处,虽有新烟,而种户与小商小贩又难于运到内地,所以烟价徒涨,每市两卖到5元以上,尚不易得。于是一些不肖商人,勾结大发万人牛牛大员,图谋乘机发财,各人纠集伙友,筹集资金与枪弹,组织烟帮,驮着现金与盐、布及路上食宿用品,前往边地有烟各处,或购买、或调换,取得大宗烟土,运回内地销售,对此,官吏佯为不知,暗中受贿纵容。

1923年,唐继尧在日本浪人关于:“云土含吗啡很多,价又便宜,可造为吗啡等物,远销长江以北,可得厚利,且体积较轻,比鸦片携带方便”等纵恿下,指派禁烟总办李鸿纶,与日本制毒机关接洽,引进设备、技师,在昆明试制吗啡、海洛因。经技师抽样化验,确认“以开化烟为主,以邱北及麻栗坝烟补助。同时,组设一个商号叫泰丰隆于柳树巷,采购开化、邱北、麻栗坝烟”等。

由于上述鸦片历史市场背景,果敢逐渐成为优质烟土主产地,老街则逐渐成为果敢鸦片的主要集散中心。

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特别是1950年滇西沿边地区陆续获得解放,开始全面禁种罂粟、禁止鸦片运销和吸食鸦片,麻栗坝烟输入中国的传统渠道,逐渐被阻断。果敢乃至掸邦所产的鸦片运销渠道,开始转向南下泰缅边境,并曾为国民党流亡武装即3军、5军所垄断。此后20年间,果敢的鸦片,绝大部分都通过官商烟帮,运销泰缅边境地区。

    1957年,国民党流亡武装3军李文焕部,派员来到与果敢仅一水之隔的江西长箐山绿水村,收购鸦片,开始加工黄砒。次年因被联邦政府军干预,被迫过江,迁入果敢西南部光山道水地区的金庙寨,继续加工黄砒。此举,应为果敢地区黄砒加工的发端。此时,鸦片、黄砒等毒品,依然运销泰缅边境。其间,果敢官商烟帮中,有人曾用鸦片包装黄砒,以逃避途中相关查验。

    1975年缅共北方局财政部,以“集体行为”的名义,在江西试做黄砒,筹措部队供给;有的师旅部队,甚至私下与张奇夫赊货,武装押运黄砒,以解决部队给养。当时,有句口头禅是:“既是当猪,就不怕猪屎臭”。1976年,时任果敢县委第一副书记苏志明等人,背着组织,私自在新街从事黄砒加工,以图赚取外快,案发后被缅共东北军区查处撤职;其他部分领导成员,也因此受到牵连而去职,果敢党政班子明显受到冲击。

    关于海洛因的加工,在果敢地方发端应在1960年,地点是果敢西南部光山道水地区的金庙寨,主持人是土司族属杨振业。技术信息也是来自国民党流亡武装3军李文焕部。据说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,专门为云南大发万人牛牛长官龙云办理毒品运销的人,名叫马如英。此人于50年代初,潜入缅甸当阳,进谏李文焕以鸦片为原料精制毒品,号称“把7个驮子变成1个驮子”,被李文焕所采纳,并从香港请来了4名技术人员,他们是高朝恩、白跃忠、希云清及刘国庆。1956年,首先在江西蚂蟥沟试加工;1958年,迁入果敢金庙寨;1963年,迁至西山区花石板芒岗山;1966年,因地方战乱而告停。

    1978年,中国开始推行对外开放、对内搞活的改革,开始逐渐放宽边民往来和边境贸易。因此,果敢鸦片、黄砒、海洛因等毒品运销,逐渐秘密转向中国,重走滇西古道。

1980年,坤沙属下刘德征,又名荣汉,开始北上进入果敢,在酒房加工精制毒品海洛因。从此,海洛因的加工再度陆续在果敢兴起。内外勾结、跨国作案、武装贩毒,日益突出。吸毒及其抢劫、盗窃等治安问题,日渐凸现;给边界两边社会带来了严重威胁。

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期,除鸦片、黄砒、海洛因毒品之外,果敢开始出现了麻黄素等易制化学毒品,乃至泛滥成灾。民间流传的一个说法是:“果敢虽然种罂粟,但真正鸦片抽上瘾的人不多;果敢本来不产麻黄素,但不曾吸过麻黄素的人也不多”。有的人家,甚至在婚丧嫁娶的聚会场所,向来客公开提供麻黄素,让其吸食消遣;一些娱乐场所或店铺,开始拆卖零售麻黄素片。实为旧患未除,新祸乘虚而入,堪称雪上加霜。

 

     缅共执政时期,果敢县委政府,根据缅共中央关于“头年减少、次年减半、三年禁清”等指示精神,曾于1977年展开禁种禁毒的宣传动员工作,并于次年秋冬,在没有和平安定环境、尚无内外合作空间、缺乏替代开发准备、缺少赈济预案的前提下,在境内全面强制推行铲除烟苗的运动,致使农民当时的主要经济来源,瞬间化为乌有;民生陷入困境,社会怨声载道。此情上报东北军区,受到批评。大意是果敢强制铲除烟苗的做法“过左”,主要是条件不成熟。禁种禁毒,是一个复杂艰巨的社会问题,涉及上上下下、方方面面、家家户户。因此,要坚持说服教育,引导农民改种其他经济作物,逐步创造条件,才能最终根除。所以,不能操之过急,不能硬来。结果1979,不仅没有禁清,罂粟种植及鸦片烟课,又不约而同,恢复如故。

    1989311日,果敢宣告脱离缅共领导,以彭家声为首的特区政府,再度将禁毒禁种问题,重新提上议事日程。此后,又历经13年的迂回曲折,特别是恢复特区政治秩序之后6年的坚持不懈,逐步构建了国内上下协调、国际理解合作、地方齐心协力的禁毒禁种环境,终于2002年底,完成了在果敢地区禁种罂粟的历史使命,并以此为新起点,始终坚持禁种、禁制、禁贩、禁吸的全面禁毒方针,严防罂粟鸦片的反弹和其他化学毒品的乘虚而入,严厉打击一切毒品犯罪活动,稳步扩大替代开发的领域和范围,加强地方经济与社会基础设施建设,不断改善和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,努力走出后禁毒时期的低谷。

     特区政府成立后,根据当时国内外形势及果敢的历史与现状,率先将禁毒列为新时期特区要完成的三件大事之一,提出了和平、禁毒、发展的战略方针,制订了严禁精制毒品在境内加工、贩运、吸食的政策。同时,提出了恢复发展传统农业,逐渐限种直至禁种罂粟的方案,并于19901014日,正式向联邦政府作了汇报,得到了“在自己力量基础上搞好禁毒,把它作为长期的工作,努力做好”的肯定性答复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

    1996年以来,果敢与友邻镇康县签署合作开发甘蔗种植协议起,甘蔗生产逐渐成为热作替代种植的大项要项。2006年已拥有蔗园7.67万亩,产蔗25万吨。与此同时开发的还有橡胶种植,2006年已拥有胶园3万亩,已逐步开始进入投产。

     粮作开发  自1997年起,在中国、日本及联邦政府的支援下,特区先后举办农业技术培训班5期,推广水稻、旱谷、玉米、荞籽、畜禽等优良品种及其种植、养殖技术,其中日本荞籽一项,因市场因素,未能持续发展之外,境内水稻、玉米等主要粮食新品种,已经普遍得到更新换代,粮食单产普遍有所增长,人民温饱逐年有所改善。

    其次,还有温凉山区茶叶核桃开发、西北沿江地带矿业开发等,均从不同侧面,为禁毒禁种之举,寻找新的替代开发门路,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。

 

   在禁毒禁种过程中,努力争取国内外的不同形式的援助,也确实得到了相关的经费、物资、技术、设备等支援,在禁种、替代开发、抗灾救灾、基础设施建设、人民温饱等方面,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。


分享到

Copyright © 2015 版权所有:大发万人牛牛    QQ客服: 421217204    2102293  站务:kokangne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