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果敢万象

果敢少数民族——傈僳族

时间:2015-5-20 6:27:12  作者:果敢教师  来源:大发万人牛牛  查看:178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傈僳族,属于古代羌、濮、越三大族群中羌人的后裔之一,为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中的一个古老民族。羌字从羊从人,意为牧羊人,亦称氐羌。傈僳族人,个头与肤色,与汉族和彝族差不多。 其祖先发祥地在怒江上游今云南省怒江州,后来陆续迁徙丽江、德宏、楚雄、永德、镇康及果敢,乃至泰国。唐代史称“...
     傈僳族,属于古代羌、濮、越三大族群中羌人的后裔之一,为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中的一个古老民族。羌字从羊从人,意为牧羊人,亦称氐羌。傈僳族人,个头与肤色,与汉族和彝族差不多。

 其祖先发祥地在怒江上游今云南省怒江州,后来陆续迁徙丽江、德宏、楚雄、永德、镇康及果敢,乃至泰国。唐代史称“栗蛮”,明代史称“栗粟”,现代书为“傈僳”。

明代《景泰云南图经》载:“有名栗粟者,亦罗罗之别称也。居山林,无室屋,不事产业。常带药箭弓弩,猎取禽兽。其女人则掘取草木之根,以给日食。岁输官者,唯皮张耳”。  

 傈僳族进入果敢的时间和路线为:明代由怒江州迁入龙陵、潞西一带。清代乾隆年间,一部份人,辗转永德镇康,然后进入果敢慕泰山区;一部份人,则由潞西、贵概,进入果敢崇岗杏塘山区。进入较早者,时在清乾隆年间,距今250余年;较晚者,则在清同治年间,距今约130余年。

    果敢傈僳族人口,主要分布在果敢北部红星区杏塘乡,以及崇岗乡和慕泰乡;其次,是兴旺区的兴华乡。在果敢少数民族中,傈僳人口数量,位居第二。多数傈傈族人通晓汉语,与汉族的交流,没有更多的语言障碍,常有与汉族、佤族通婚的情形。

    土司时期,封杏塘傈僳族马氏为土千总,统治杏塘地区,已知有马天明、马宝德父子相沿承袭。其中,马宝德(1932~1998),早期同情过彭家声领导的民族武装斗争,并捐献过8条步枪。1968年初,缅共武装进入果敢开辟根据地,曾与马宝德建立过统一战线。同年底,在戛戈也策动下,马宝德反水倒戈,并裹胁一批傈僳族南迁,后流落腊戌卡希,开辟了一个傈僳族难民新村该村有基督教堂,也办了一个汉语小学。卡希多数傈僳族人靠打工为生计,人民温饱尚未完全过关,还在埋怨“马千总不该把我们带到这个地方”。

 果敢傈僳族中的知名人士,还有杏塘抬头山余成龙,曾出任红星区副区长。

 2002年5月时年40多岁的余成龙与本乡刺竹林人马六,在金泮河桥头,被联邦政府拱掌驻军拘捕。次日在老高寨茶叶林同时被杀害。特区政府对此曾上书联邦中央,联邦国防部曾回函“将严肃查处”,但至今仍不了了知。其次,傈傈族中,还有慕泰黄家寨黄氏,从古至今,世袭主持大岩山献阴兵的祭祀活动;马宝德之弟马保忠,即马四,随其兄迁徙卡希,1982年出任设在滚弄的拱掌区政府主席,并相应成为国会议员。

   果敢傈僳族,历史上长期居住在箐深林密的慕泰杏塘等高寒山区,以打猎、采集和刀耕火种为生计,且地缘上交通困难,相对闭塞,因此,保留了许多本民族的传统习俗。进入现代,原始林区面积锐减,野兽少了,加之禁止毁林开荒,傈僳族才逐渐转入传统农耕,与汉族的交流随之扩大,故呈大杂居、小聚居的分布态势,并开始与汉族通婚,因此,生产生活习俗,又逐渐与汉族接近。

    (1)饮食习俗 傈傈族所在地带,粮食主产玉米、荞麦、洋芋及旱谷,因此,这些粮食品种,也就成为他们的主粮。传统肉食是野兽肉,其次是羊肉、猪肉、鸡肉。热衷野味,喜欢饮酒,是傈傈族男女共同性特点。进入现代,饮食习俗,基本上与汉族相同,仅品类、名目及方式,没有汉族繁杂而已。

    (2)服饰习俗 果敢傈僳妇女传统服饰,上身穿大襟条花短上衣,其袖筒袖口由多种彩色布料镶嵌而成;蓄发,戴黑色包头;下身着摆裆裤,小腿另着多种彩色布料镶嵌而成的套筒;系多种彩色布料拼成的大围腰,胸前另加小兜肚;出门则身挎多种彩色线织成的充袋。由于傈僳妇女服饰色彩斑爛,又被称为“花傈僳”。傈僳男子传统服饰,上身穿对襟短衣,或前胸有两个小衣袋的便服;下身,着摆裆裤;头戴黑色包头,腰扎布带;出门身挎长刀,肩扛弓弩。不论男女,皆赤足。进入现代,傈僳族传统服饰,仅在老年人中有部份保留;中青年的服饰,几乎与汉族完全合流。打赤脚的人不多了,多改为穿凉鞋或登山鞋。

   (3)婚姻习俗 果敢傈僳族传统婚姻为一夫一妻制,一般不与外族通婚。进入现代,许多傈僳姑娘,开始嫁给汉族,乃至嫁给缅族;但傈僳男子,仍很少有人娶其他民族女子为妻。恋爱、婚礼、仪式,与汉族大同小异,即都以“偷媳妇”的方式和程序办理。上世纪30年代,基督教传入后,有的婚礼,也到基督教堂举行。

 (4)丧葬习俗 果敢傈僳族,实行棺木土葬。老人身亡,要喂“米气”,有几个儿子,就喂几粒米,以示饱死。还要将钱币和米粒,放在死者手心上,表示让其亡灵到阴间,仍有吃有用。然后,停尸中堂,再行入殓,同时,聘请“尼扒”,为死者开吊超度。出殡时,在场的人,都要往脸上抹一点黑墨。若死者配偶健在,要举行“割索子”的仪式,以表明阴阳诀别。葬后三天献新坟,并用弩子往坟堆射3箭,为亡灵驱邪降魔,使其超生为好人。下葬之后,有的垒石砌坟墓;有的则仅用泥土垒坟,然后丢上几个石头;有的则用篱笆围栅起来。通常不行扫坟拜墓之祭祀。亡者出山后,连续5夜,打歌,唱《孤儿调》,以示纪念。基督徒死亡,则请教长唱“赞美诗”,然后出山安葬;葬毕,再唱一次赞美诗,葬礼即告结束。

   (5)节日习俗 果敢傈僳族,传统节日与彝族、汉族近似,即有春节、端午节和火把节。春节称为“可许节”,除夕之夜,老人唱“古本调”和“可拾木刮必调”。青年男女则开始打歌,一家院场打一夜,从村头轮到村尾,持续数天。端午节,称为“可许腊”;历史上,每逢这一天,家家户户要用野味猎物祭奠祖先,若没有猎获野味,会被众人见笑。火把节,称为“可集适”,其礼仪与汉族、彝族近似。

   (6)禁忌习俗 傈僳族传统禁忌杀狗及吃狗肉,因为狗是窜山狩猎的亲密助手;村寨中老人成佛,大家都不能梳头和搞娱乐活动;“夜木刮”的山歌,不能在村寨中唱;禁忌砍伐古树名木;窜山打猎不能丢下同伴,独自逃走等。

   (7)语言文化  傈僳族,操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傈僳语。其语言与同一语支的彝语、拉祜语近似。相传傈僳族原来没有文字,上世纪30年代,一位缺右臂的英国传教士,来到杏塘传教。同时,给他们传授了一种拼音文字,习称老傈僳文;但很不流行,仅少数神职人员初通。1957年,语言学家,又设计了一种拉丁字傈僳文方案,并翻译出版了一批书籍,但仍不甚普及。果敢傈傈族,至今仍操傈僳语,主要使用汉文,办的也是汉文学校。大多数人,都能听懂汉话,也会讲汉话,与汉族的语言文化沟通,没有明显障碍。

     傈僳族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,还总结沿袭了一套传统习惯的自然历法,常以樱桃开花为周年交替。汉族夏历腊月,傈僳称为“过年月”;正月,称为“盖房月”;二月,称为“花开月”;三月,称为“鸟叫月”;四月,称为“烧山月”;五月,称为“饥荒月”;六月,称为“采集月”;八月、九月,称为“收获月”;十月,称为“醉酒月”;冬月,称为“狩猎月”。

  果敢傈僳族传统崇拜多神教,杀牲祭祀。上世纪30年代,基督教传入后,一部份人如黄家寨、杏塘、刺通坪等地,逐渐开始信奉基督教;有简易教堂,有传教士、礼拜长、执士等神职人员;有阳历3月21日的复活节、12月25日的圣诞节,信徒统一就餐,粮米由信徒共凑,通常每人另交菜金。同时,有洗礼及教堂婚礼等项目。信徒入教后要“十戒”,其中有戒抽烟、戒喝酒、戒打歌等。但有些傈僳族,则不信基督教,依然崇拜多神教,与汉族、彝族的崇拜习俗大同小异。


分享到

Copyright © 2015 版权所有:大发万人牛牛    QQ客服: 421217204    2102293  站务:kokangne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