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果敢万象

果敢的医疗卫生

时间:2015-5-20 6:39:20  作者:果敢教师  来源:大发万人牛牛  查看:153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土司时期,果敢地方卫生行政,由土司衙门及其行政公署统筹,未见有专司卫生行政的内设机构。已知1953年果敢青年团成立后,曾将“倡导大众生活改进,及辅助社会能力之不及,注重果敢各地公共卫生、农村卫生之推行”等,列为青年团的任务之一。1954年进驻果敢的联邦政府新生活团卫生组,曾开展过...

     土司时期,果敢地方卫生行政,由土司衙门及其行政公署统筹,未见有专司卫生行政的内设机构。已知1953年果敢青年团成立后,曾将“倡导大众生活改进,及辅助社会能力之不及,注重果敢各地公共卫生、农村卫生之推行”等,列为青年团的任务之一。

    1954年进驻果敢的联邦政府新生活团卫生组,曾开展过卫生常识宣传工作,并建立过新街、大水塘两个简易医院。

    缅共时期,卫生行政由县政府统筹。县医院、区卫生所、乡卫生室,为卫生行政事业机构,拥有卫生行政和医疗服务双重职能。县、区、乡三级,合计配员110多人。县上曾先后举办医务人员培训班计6次。其间,各级医疗卫生机构,都聘请有草药医生,实行中西医并举。

   和平同盟时期,卫生行政工作由特区政府统筹。1997年10月,出台了《老街市场卫生管理规定》。次年(1998)6月,又出台了《食品卫生管理条例》。1998年7月23日,正式开设卫生处及防疫站,上隶财政部。

    2000年8月20日,首次成立了由各主要医疗机构主治医师组成的“第一特区医师协会”,统一协调处置区内重大医疗防疫课题,加强卫生行政和医疗防疫的行业自律。其成员有:陈红松、向发昌、黄启林、邓明光、张天灿、常华美、王远兰、辛晓月、范必高、杨国礼、刘春江等11人。

    2002年特区卫生处,进行了调整,处长杨老宏,副处长李文忠、杨贵儒、杨成、张志华,下辖医药卫生管理和食品卫生管理两个科及防疫站,全员30余人。主管医疗卫生、食品卫生、疫情防疫、卫生许可证核发、医疗机构管理费征缴等事项。在特区政府的领导下,先后组织协调了2002、2003、2004年,3次大规模防疟抗疟活动,以及日常环境卫生、食品卫生的督察和医疗机构规费征缴。

土司时期,新街、大水塘等集市,已有民营个体医疗诊所。从业人员,多为抗战时期远征军流落下来的医务人员。其中,驻大水塘街的湖南籍肖医生,曾开展阑尾切除等手术业务。   

1954年联邦政府派来的新生活团卫生组,曾在新街和大水塘街创办过两所简易医院。其中,大水塘医院妇产科,知名度较高。

   缅共时期,主要医疗机构有县医院,院址杨龙寨口岸吉祥村,配有医务人员30多人。初期,直属政治部;后期,为政府下属独立行政事业机构。院长兼内科医师为潘基,女,克伦族;指导员有杨忠诚等;外科主刀李文忠、黄振均,曾赴四川进修业务;其他医生,还有谢华、张小梅、罗春荣、刘万义等,同时,还配有一个草药医生段玉龙,西山区岔河人。医院开设内科、外科、妇儿科,以及门诊、住院两个部。用药有西药,也有中草药。能开展阑尾切除、创伤缝合等手术治疗。基层4个区,分别开设卫生所,每所配员4~5人。20个乡,分别配备医助、卫生员及草医各1名,计3人。当时,县、区、乡普遍重视中草医的发掘,曾召开过中草医经验交流会,组织过中草医集体外出识药采药活动,并定期不定期煮大锅药以预防疾病,社会效果良好。据社会调查,当时兴旺区金泰乡草坝寨崩龙族草医王老大,擅长草医外科,曾先后为部队及地方,治愈枪伤、跌打骨折10余例,受到社会各界赞誉。

     和平同盟以来,特区政府实行对外开放、对内搞活的方针政策,鼓励支持区内外有医疗资质人士,来果独资或合资创办医疗机构,医疗事业得到迅速发展已拥有大小医疗机构103家。其中,79家集中在老街市区,24家分布各区集镇及部分乡村。已拥有病床200多张,医务人员200多人。

    此外,若特区境内医疗机构,尚不能确诊或治疗的病员,则可以通过外事联络,转往中国镇康、永德、临沧,乃至昆明等地就诊就医;也可以转往腊戌、仰光等地就医。

    疫情及防控   果敢地处边缘热带,又是边境陆路通道,加之当代经济开发的滞后,公共医疗卫生事业起步较晚。因此,从古代至近代,曾是一个疫情疫病多发区和高发区。有过疟疾、痢疾、天花、麻疹、肝炎、肺结核、脑膜炎等疫情疫病流行史。其中,又以疟疾危害最大,乃至当代仍时有局部暴发。现根据有关史料零星记载及社会调查,就已知曾经历史疫情,略例如下:

    1874年,红白两旗战乱时期,果敢境内曾发生天花流行。时年4岁的土司王储杨春荣,也未能幸免,几乎被夺去生命,病后留下一脸麻子,被长辈昵称为“阿癞”。

    1930年,果敢再度发生天花流行,据载“死亡甚多”。

    1945年抗战结束,老街地区大新寨,曾暴发痢疾,当时80多户人家,死亡170多人。当年在该村任教的湖南籍老师张自达,为此开出了一个抢救药方,派员到中国德党购药回来施救,方控制了疫病。

    1960年,东山扣塘曾暴发痢疾型疟疾,死亡300多人。县行政公署曾征调大水塘、新街等地30多名个体医生,联邦政府也派来了医疗队,深入疫区施救,终于控制了疫情。

    1991年7月,杨龙寨口岸地带,发现老鼠异常死亡现象,经中方疫情检疫检验表明,这些异常死鼠的原因是感染了鼠疫病。经果镇双边,乃至缅中两国协商,分别派出医疗队,对122界桩地带及周边地区,立即采取封锁消毒、灭鼠灭蚤的综合措施。其中,果方消防工作,由副县长周智敏牵头。消防范围,包括杨龙寨、吉祥村、木瓜寨、银匠田、大新寨、石洞水、官保寨等,历时1个月;最终控制了鼠疫扩散,避免了鼠疫感染人群。

    1994年1月,红星区杏塘乡半过山下寨,一户鲁姓人家,杀年猪请客,因误食带有旋毛虫病毒的凉拌生肉,有40余人感染发病。后经中国潞西中山小街医院院长陈义然,所带医疗队实施紧急施救,幸无一人死亡。12年之后,即2006年2月4日,同村一户杨姓人家,又因同样场合、同样原因,又有47人感染发病;年纪大的71岁,小的仅7岁,男女大致各占一半。其表症是:身子疼、眼皮及脚手肥肿,直至倒床而不能动荡。对此,特区政府卫生处,奉命立即派出医疗队,把病员集中在保六渡江边,进行紧急施救,最终避免了人员死亡。

    2002年秋,西帕河中上游西岸金泰乡草坝寨崩龙族村,暴发恶性疟,有20人抢救无效而死亡。次年(2003)11月,该村再度暴发恶性疟,又有10人致死。同时,疫情开始扩散蔓延到整个西帕河谷地带,以及其他沿江沿河地区。主要又是小街乡所属硝塘、岗房、班永龙塘、班贵坟、跳摆场、班中、小街、长磨石、夜蒿林、芒幸、水沟寨、绿水;芒罗乡所属仰况;金泰乡所属草坝寨、老高寨、马鹿水、兰皮林;兴华乡所属弄岗脚、勐乃坝、刺竹坝、荒田、上甸坝、下甸坝、南控河、弄练坝、南板凳、大缅寺、小崇岗、忙腊、白沙沟、白石林新寨、莱护寺;杏塘乡所属弄坎、岩房、小南伞;楂子树乡所属竹瓦寨、楂子树、旧寨、骂木树、牛场、荒田、麻鸡地、冷山等,共计43个村寨。总发病达4789人,死亡179人。

    2004年11月,原疫区兴华乡、金泰乡,仍有恶性疟暴发;东山区部分村寨、清水河特区水沟洼乡,也开始出现新的发病,患病人数仍达3289人,又有97人死亡。特区政府立即组成4个医疗队,分别深入兴旺区、西山区、东山区、清水河特区,组织抢救病号,并先后又发放服用预防药23000多人,基本控制了疫情蔓延。2005~2006年,已无疟疾突发蔓延的报告。

    果敢2002~2004年,3度出现的疟疾疫情,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,多数驻果援果国际机构,注意调整援助着眼点,开始向防疫防病方面倾斜。比如改善人畜饮水工程、援助缺粮民户口粮、提供预防药物等。已知日本协力机构,2004~2005年,已向重点疫区民众,提供药物蚊帐15700多顶; 2006年,中国又无偿援助果敢大米1500吨,发放给缺粮民户。

     其他预防举措    已知土司时期,集市坐诊或行医,曾有种牛痘、预防天花的业务经营。但只有相对殷实的人家,才承担得起药费负担,因此,难以普及。

     缅共时期,县、区、乡卫生机构,曾从中国引进疫苗,免费普及种牛痘。后期,则有个体医生经营种牛痘,使用的是德国生产的疫苗。其次,对部队、机关,每年都发放服用疟防2号、3号预防药;农村则由个人购买预防药服用。县区乡村医疗人员,每年都会采集中草药材,煮“大锅药”,供干部战士和群众服用,以增强抗病能力。

     自1996年以来,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,以及加拿大等国际援助下,联邦政府卫生部也陆续派出医务人员来果,对儿童人群,普及麻疹和破伤风疫苗注射,至2004年已先后实施3轮。

    2011年12月15日,慕泰分区棉花林乡桤木林村,发生旋毛虫感染疫情,发病236人。卫生处根据自治区领导的指示,与驻果“无国界医生组织”合作,组织医疗队及药品,前往事发地集中施救,最终使病员皆获康复。

    此后,联邦驻果医疗机构与无国界医生组织合作,实施虐疾、肺结核专项防疫工作,计划覆盖果敢全境。


分享到

Copyright © 2015 版权所有:大发万人牛牛    QQ客服: 421217204    2102293  站务:kokangnet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