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果敢万象

从前的“老街”与“新街”

时间:2015-5-24 3:57:52  作者:果敢教师  来源:大发万人牛牛  查看:208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老街、新街都是有着悠久的历史,本文所述的不是今日果敢老街,而是数年前的土司时代的光景。说到这些地方也“麻栗坝”的象征。以前到果敢的商人,如说到麻栗坝做生意,就是以达到老街为主。这条街已有近百年历史。它位于老街坝中心点,街成丁字形,正街约长六百英尺,岔街较短。因地形所限,发展不易,...

老街、新街都是有着悠久的历史,本文所述的不是今日果敢老街,而是数年前的土司时代的光景。说到这些地方麻栗坝”的象征。

以前到果敢的商人,如说到麻栗坝做生意,就是以达到老街为主。这条街已有近百年历史。它位于老街坝中心点,街成丁字形,正街约长六百英尺,岔街较短。因地形所限,发展不易,街东面不远处土丘,是英洽时代每年旱季英军戍边军营,北边紧临大庙,西北角有一个荷花塘,对居民不但无丝毫好处(水不能吃),反而瘴气滋生,为传染疾病的发源地。街子不宽。赶街时人们摩肩接踵,拥挤不堪,雨季更是道路泥泞,举步维艰。这里气侯也和滚弄一样炎热。据说到夏秋,荷花塘内就会升起一股五彩气柱,一经吸着,立即病倒。人们称为热病或闷摆,患者很难洽好。所有雨水天由山头去赶街的人,一定要连夜离开,只要住宿一夜就会病倒,甚至送命。真是谈瘴色变!

可是,这条街确买有很多年的繁荣景象,百年来,全果敢出产的鸦片交易,绝大多数是以老街为集散地。由缅甸经滚弄输向中国的货物,也是以老街为转运站。在中日战争最初几年,整条街商号林立。当时云南最大的永昌祥、复协和、茂恒等大公司都在老街设有分号。每天出骡马数以千计。街天更是百物俱陈,万头攒动。到219观音会那一,前来做会和赶街的,怕不在万人以上,因而使老街成为果敢第一大街,本来就是土司的热闹非凡

不幸的事发生19424月,全街被日军烧毁,因街铺多是中国式的瓦房,每间紧连,以致大火一起,迅速蔓延,一天不到,全城灰烬。人民以后用草片盖些茅屋,照旧赶街,但已面目全非,不如以前繁荣了。

战后,土司杨文炳鉴于老街地形窄狭,气候不良,选定在老街正西方约二英里处的一片大平地,除水源稍缺外,其他都适合修街条件。自1946年起,委派专人主持,先划定每间街铺坐基规格,再量好街道长宽,以期整齐。

地基确定后,由申请的果敢籍人开始修建。从1946年起动工,初期可暂盖草片平房,但业主应在三至五年内照规格盖好,否则转让他人。经过一年修建,于194612月开街,人民习称新老街,以后正式定名为新街。是日,杨土司全家都亲临参加,主持盛典,客商们送礼祝贺,赶街人群由四方涌来,万人空,热热闹非常。从此将老街停赶而由新街代替。正街已有人满之患,在东西两面各划平行岔街两条。正街也全部铺上砂石,雨季也不会影响赶街。

自开街以来,商务日盛,据故老们传说:一条街子是否兴旺,如果在街天走到距街半里附近,就可隐约听见有哄哄之声,此街也必能兴旺持久。新街就是这样。新街的外商很多,却以施甸、姚关人最适宜,每家都生意兴隆,财源涌进。别处外商就不如他们幸运。难怪有人称新街为施甸街, 也不无道理。别看一条小街,每街期进出的生意成交额是一二十万元,如在烟会时就更多了。也算是一个大市场。

不幸得很,这条街才21的时候,在一场主义之战中,彻底被毁了!

1969年初春当时政府军和自卫队受缅共压力和补给困难,决定退守滚弄,自卫队的副指挥杨振业为了强迫人民迁走,不留兵源、财产给缅共,也学日军的三光政策下令火焚新街,使人 民无所留恋,随之后撤。

是年三月旬,正逢街天,因局势紧张,外地商人不敢逗留,提早离去。下午二时,突然开来大批自卫队,每间铺子外站着几名,手持洋油桶,命令各家立即离开,当即泼油纵火,霎时火光黑焰冲天而起,全街成了一片火海,人民既不能去救,也不敢救,眼见自己的财物化为乌有。只有呼天抢地,痛哭流涕,随自卫队向南而去!

有个腾冲商人钏文竺在新街开设一间杂货店,火起后,他死也不肯离开店铺,拉他出来,又奔回去扑在货橱上,如此者两次,终于同他的货物同归于尽,尸骨无存。

全街房屋烧到纷纷倒塌时,杨振业一声令下,率放火队仓慌向小水井方向撤走。每到一寨,照烧不误!无数无辜人民顿时流离失所,真是极人间之惨事!

杨部撤出新街废墟仅一小时多点,缅共部队迅速赶到。迟了!全街巳成灰烬。只剩断垣残壁,不能再赶街,只好仍迁回老街,新街任其荒芜,除少数种田居民外,已无人过问了。


分享到

Copyright © 2015 版权所有:大发万人牛牛    QQ客服: 421217204    2102293  站务:kokangnet@163.com